水清

ABO脑洞一个

澄O,信息素是荷(叶)香

“澄er,我饿了”

“这才什么时候就饿了?你是猪吗?”

“。。。就是饿了”委屈巴巴

“。。。好吧,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行了吧,真是个麻烦精。”

“想吃荷叶饭。”喜xi笑pi颜xiao开lian

……

“XX(人名)你有毛病吧!大冬天的我上哪儿给你弄荷叶去做饭?!”

房间里开始出现信息素的味道,并越来越浓,勾出了澄体内的荷香

“嘿嘿,这儿不是有现成的嘛,我最爱的荷叶饭^3^”

。。。

澄:我去你大爷的


小攻可自由带入任何非恶意角色

个人带入羡澄,香😄


归(2)

生贺,祝江澄江晚吟生辰快乐💜,余生能够幸福💜

走向是羡澄
羡澄抱抱了(雾)打个tag
其他。。。懒得说了,觉得不好就趁早撤就对了

2.雪山
         江澄终究还是放不下心,自己来了。他在雪山走着,一路往上,到这里视野所及已只剩白茫茫一片,中间夹杂寥寥几个黑点,是勉强露出的几块石头,生命的痕迹已再寻不到。旁边不远是一处陡崖,往下能看见的也只是一片雪白。突然江澄听到轰隆隆的声音,脚下开始震动,随之有雪块落下且在变大增多,是雪崩了。
        江澄躲过几块砸下来的雪块,祭出三毒御剑而行,刚离开一点却见下面滚过一抹红色,仔细一看是一个沾了大片红色的白毛团,是一只受了伤的小狐狸!江澄心头一动,调转方向要去截它,然而,小狐狸已经滚到崖边掉下去了。江澄犹豫了一瞬,想到小时候陪过他的小茉莉,狠狠心向着崖下追去。
         小狐狸落的快,江澄追到它时已快接近地面,只能一把把它捞进怀里,控制三毒尽可能的减速并往前缓冲,落地滚了几滚撞到一棵树上才停下。虽在落地前已运起灵力护体,但速度太快,还是把江澄跌的气血翻涌。咽下要翻出喉的一口血,连忙去看怀里的小狐狸。小狐狸倒是被他在怀里护的很好,呼吸均匀的昏睡着,后腿处有一道不小的伤口,估计是被露出的石头尖划的,索性没伤在要害,流血也已经不算厉害。江澄给它上了药包扎好,平复下气息,抱着小毛团正要站起,腿一使力却感到左腿传来剧痛,坐下来一检查,左小腿骨折了。江澄皱着眉啧了一声,把小毛团揣到怀里,三毒召回鞘拄着站起来,找了几个树枝固定住腿。
        内伤加上外伤,御剑是不能了,江澄只好拄着剑往前走。他想,幸好这里雪不深,不然真的麻烦了。
         走了没一会儿,江澄看到地上躺着一个黑色的人影,有些眼熟,走近去看,却是魏无羡。江澄连忙去探他鼻息,知道他还活着才松了口气,坐下来仔细察看。这副身体确如蓝忘机所说,状况很不好了,所以才会昏倒在这儿。江澄把他扶起靠在自己身上,正要渡些灵力过去,怀里那个团子动了。小毛团先挤出一颗头,左右望望,伸出两只前爪搭在江澄衣襟上,使使劲撑开了些,然后朝江澄胸膛一拍,跳了出去。江澄没来得及拦,眼看着它四脚稳稳着地,跟着伤腿一弯摔到了地上。。。
         小狐狸挣扎了几下,没站起来,委委屈屈地看向江澄。江澄叹了口气,挪挪身子,把这小白团子捞回怀里,顺便给它顺顺毛,撸几把小狐狸。小狐狸舒服了,江澄也撸够了,便开口对它道:“小白狐狸,你先好好在我衣服里待会儿,等我给这个大哥哥输些灵力,让他好一点,再带你去找你的家好不好?”小狐狸蹭蹭江澄手心,三腿并用爬回了衣襟里头。
         江澄一边给魏无羡输着灵力,一边观察周围,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办。过了一会儿,怀里的小毛团动了一下。同时,江澄目光所及,隐约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在往这边靠近,那人闲庭信步地往这边走来,速度却是快的很。小狐狸探出了头,江澄也看清了那人的轮廓,一头墨黑的长发丝毫未束,就那么随意的披着,却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不妥,反而很好看,白衣衬着墨发,加上他的行姿,给人一种儒雅又淡然出尘的感觉,总之,不是蓝忘机。江澄看着那个人,竟有些呆了。做为云梦江氏宗主,他见过的不凡人物自是不少,他本身就是曾经的世家公子排行榜上的第五名,但是。。。像这样超然世外举手投足都带着仙气的人他也是第一次见。都说蓝氏双璧风姿如同仙人一般,现在看来,真的只是如同而已,江澄想,蓝忘机太过死板,蓝曦臣…差了点洒脱淡然。直到怀里的毛团又一次蹬腿跳了出去江澄才回神,不过这次小狐狸没掉到地上,而是落在了那位白衣人的怀里。

遥遥无期的TBC

最后那个仙人的比较是不是有点夸张?我在纠结要不要有这个比较?求建议(:з」∠)_

祝江宗主江澄江晚吟生日快乐
是很久以前的存档
文废题目也废
走向是羡澄,接的原著所以有一些官配戏
文笔、逻辑都是不存在的
今天份的是在自己主页发过的,明天再发一小段没发过的,然后就没了

0.夜谈
清谈会前一天,江澄到达云深不知处,在去客房的路上遇到了观音庙后就再没见过蓝二和魏无羡,朝蓝二点点头打了个招呼“含光君”,看都没看魏无羡,蓝二回了一声“江宗主”,各自继续往前。

清谈会最后一天,江澄房
“含光君找我何事?”
“献舍之术有问题,魏婴他。。撑不了多久了。”
江澄神情动了动,却道“既然含光君和蓝家都没有办法,找我有什么用?”
“。。。你对他好一点。”
“呵,好笑了,他是你的道侣,我跟他早就恩怨两清互不相干,你跑来跟我说他要死了让我对他好?含光君是脑子急坏了?”
“话已至此,望你好好待他,告辞。”
蓝忘机说完便转身离开,刚走到门口却听到江澄的声音:“极北雪山。”
蓝忘机顿住脚步,回头看江澄。
江澄没理他,自顾自的说:“具体一点的情况待我回莲花坞传给你,但有关起死回生的传闻向来都是扑朔迷离,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蓝忘机深看他一眼,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没说,点点头道了声多谢,出门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江宗主便告辞赶回莲花坞了,似是有急事。

1.再逢
拆官配开始
“你去找江晚吟吧。”
蓝湛突然说了这么一句,魏无羡有点不明所以,看向他表达自己的疑惑。
“你喜欢他。”一直都是。。。
魏无羡一脸的不可置信,像是不理解,又像是。。秘密突然被揭穿的恍惚。半晌,他才反应过来开口问道:“你说。。什么?”
“你喜欢江晚吟,你想在他身边。”
魏无羡伸手去摸蓝忘机的额头“蓝湛你没事吧?被夺舍了?不能啊。”
蓝忘机任由他摸着“你近来常常提起他。”
魏无羡收回手“就因为这?我最近也常提起师姐还有温情温宁他们啊。”
“不一样的,或许你自己没察觉,但我能感觉到,你提到他时,眼里隐藏的温柔。”
“蓝湛你。。我。。”魏无羡脑子很混乱,还有些心慌,好像有什么埋的很深的东西就要掩藏不住了。终于,他咧开嘴笑起来,“蓝湛你学坏了,竟然开这种玩笑,今天见我多看了一会儿江澄吃醋了?我只是有些惊讶他怎么也到了这里。我最近的确提他提的多了些,你也知道人在这种时候都喜欢怀念过去嘛,我跟他好歹那么多年的师兄弟。”
蓝湛深深看着他,沉默了一阵,开口“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魏无羡没说,他是有些难过的,他和江澄,怎么就弄到了现在这样?
自前些天姑苏清谈会上再见,他便开始越来越多的想起江澄,想起在江家的各种快乐时光,想起年少时一起闯祸一起被罚的他们,想起冷着脸一边嘴上絮絮叨叨骂着嫌弃着一边给自己收拾烂摊子的江澄,想起总让自己欺负的江澄,想自己受罚时满脸心疼的江澄,跪着帮自己求情的江澄,对夷陵老祖无可奈何的江澄,乱葬岗上的江澄,观音庙里捂着伤口捏着拳头泪流满面的江澄。。。然后,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心里缺了一块一般不舒服。
今日见他,他多想像以前那样,去揽住江澄的肩,逗他几句,让他不再绷着脸皱着眉头,他不应该是这样孤单的走着,他的身边应该是有一个人的,那个人曾说会一辈子扶持他。然而不可能了,从他在观音庙对那样坦荡脆弱的江澄无动于衷且与他划清界限时便再不可能了,是他自己说的都过去了。现在,他只能透过窗口眼睁睁看着他行色匆匆的走过(叫你作←)。罢了,魏无羡想,今生也只能这样了,眼下的事才是最重要的,看一眼蓝湛,闭上眼睡了。

记梗


魏无羡没给江澄换丹,没有鬼道,没有忘羡只有双杰。

江澄修符箓,自带能量那种。。。好像不大行?划掉。江澄研究出了御风(御空气hh)之术(借助大自然的力量。别人御剑飞澄澄御风飞嘿嘿),消耗的是精神力。后期有奇遇重结金丹(因化丹手作用金丹有伤不稳定)。可能有蓝湛单箭头魏婴。后期可能双杰cp,可能双线。基础走动画。
本篇拒绝双箭头的忘羡,魏无羡要么单一辈子,要么跟江澄各自喜欢上一个妹子一起成亲,要么跟江澄成亲。

魏无羡想给江澄换丹,但想来想去,依江澄的性子,万一被他知道了怕是更难受,所以暂时否决了。
“江澄,来吃饭吧”
“不吃。”
“。。。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吗?”
“什么约定?”
“将来你做宗主,我做你的下属,一辈子扶持你。我们说好的,你忘了吗?”
“魏无羡你是不是傻?脑子坏了?我现在这样还当什么宗主?!”
“我脑子没坏,好着呢。谁说当宗主一定要有金丹了?以前没有过不代表不能有,你就做了这仙门第一人又如何。”
“。。。能行?”
“别人或许不行,但你是江澄,是我魏无羡认定的云梦江氏宗主,你有我,只要我俩在一起,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
“阿澄。。。我只有你了。不要放弃我,不要放弃自己,好不好?”
“我。。。”
“你就算不考虑我,你也要想想师姐啊,你现在这样,师姐怎么办?”
“。。。魏无羡你怎么这么烦?我听你的吃饭还不行吗!”
“好~阿澄你相信我,人活着就有希望,不管是仇还是莲花坞还是金丹我们都会报回来找回来的。”
“。。。嗯。”

最后:
有没有太太写这个呀?求领。。。
或者,是否已经有太太写过了?

双杰脑洞

现代忘羡结局(并不一定)双杰脑洞
羡澄是竹马发小,魏无羡父母死于意外,因为没有亲戚被父亲好友兼上司的江枫眠收养。大学时期开始暧昧,有人说他俩是一对,两人否认,都认为对方是直的,自己。。。嗯。。。也是直的。
有一次两人喝了些酒,江澄睡了,魏无羡看着江澄看着看着就亲了上去,还差一点碰上嘴唇的时候停下了,江澄感觉到了(?)
后来蓝忘机跟魏无羡表白了,忘羡在一起了,江澄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有一次忘羡接吻被江澄看到了。回宿舍后江澄问魏无羡是不是弯了。
魏:是的。
江:跟蓝忘机在一起了?我刚才看见你们抱一起。。。接吻了。
魏:嗯。
你喜欢他?

江:。。。我是第一个知道的吗?
魏:。。。本来除了你都知道了。
江:哦,倒第一啊,也算是个第一吧。
魏:你。。。不介意?不生气?
江:我介意什么。脱单了都不告诉我是挺让人生气的。
魏:我。。怕你不同意。
江:我不同意你就不出柜不跟他在一起了吗?
。。。
算了,既然你喜欢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后来忘羡成家(或者分了,或者蓝湛死了),江澄娶妻生子,魏无羡守诺(高中时在心里许的,并没说出来)给江澄做了一辈子的左右手,双杰名副其实。

双杰

动画第10集双杰许诺后的脑补小甜饼

“姑苏蓝氏有双璧,我们云梦江氏就有双杰。”
“。。。你说的”
“我说的”
“不许食言”
“决不食言”
……
“江澄”
“干嘛?”
“扶我到床上去躺着好不好?我站不住了。”
“。。。欠了你的”
……
“躺好,别再乱动了,再乱动可别想我再扶你了。!魏无羡你干嘛?!”
“你也躺会儿,跑了那么多天,这些天你也一直都没好好休息吧,都快变成大熊猫了。”
“嘁,也不想想是谁害得。”
“好好好~是我~现在没事了,好好休息吧,乖~”
“……”
“这么快就睡着了啊,看来真的累惨了。”
“我一定不会负你的,阿澄。”

有人跟我一样看第10集中间想爆打江叔叔吗?😂开团了!开团了!蒙头锤江枫眠副本,速刷来人!要求:小心为上不要暴露不要被澄澄知道😂

P.S.哪里不妥告诉我,删tag还是直接全删都行😃

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一家子喜欢把爱藏着掖着的

江爹一直偷偷注视着夫人没人知道
虞夫人对江爹的深深的爱没人知道
江厌离偷偷给金子轩送汤差点也没人知道
江澄有多在乎魏无羡对魏无羡有多好再没人知道了

江澄直到面临死别才知道母亲的怀抱是温暖的,父亲是爱着自己的

澄厉100番外剧场
        话说自澄厉二人光明正大在一起并宣布结为道侣后,各家族纷纷前往祝贺。这一天,清河聂家家主聂怀桑亲自带了贺礼来,江宗主自然也是亲自招待。你来我往,寒暄一番后,聂宗主提出想一赏莲花坞美景,江宗主欣然陪同。
         两位宗主边赏景边聊天,相谈甚欢。行至一处,四下无人,聂怀桑突然驻足,江澄跟着停下:“聂宗主有事要说?”聂怀桑嘻嘻一笑:“江宗主好聪明,”随即凑近江澄,神神秘秘的问:“江宗主既与厉公子结为道侣,可有行过夫妻之事?如何做的?可知这男人与男人之间,有何花样?”江澄脸色一变,耳根微红,怒道:“好你个聂怀桑!神秘兮兮的,就是为了打听这?!我们在床帐里怎样关你何事?!你也喜欢了男人不成?”聂怀桑却不以为意,继续追问:“你就说嘛,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江澄对聂怀桑的八卦样儿嗤之以鼻,但看他这样子不说点什么怕是也不会轻易罢休,指不定又要蹦出什么话来,仔细想想告诉他也无妨,于是开口道:“能怎么做?无非是用手互相抚慰了。难不成还学画本上那女人用嘴?”这下连脸都微不可见的红了。聂怀桑又凑近一些,笑的有些揶揄,:“江宗主啊,话不能这么说,我敢打赌,用嘴比用手可舒爽。而且,不只有手和嘴哟,男人与男人的花样,比男女可也不少的,嘿。”说完又确认了一下四周无他人,从怀里摸出一个蓝布包裹塞给江澄:“兄弟我此行带的贺礼,外面登记在册的那些虽也价值不凡,但这个才是最贵重的,对江兄夫夫定有大用~”江澄观聂怀桑表情,直觉这里面不是什么正经好东西,皱眉道:“这是什么?”拿手掂了掂作势要还回去。聂怀桑忙道:“哎哎,你可别塞回来,这贺礼送出去哪有退还的道理是不是。好了好了,咱们继续看风景!”径直往前走了,嘴里还不忘说一句:“嗯,这莲花坞的景色果真是美不胜收啊!”江澄狐疑地看着聂怀桑,神色变换,包裹拿在手里跟上聂怀桑。聂怀桑又凑近来讲:“江宗主你还是快把它收好吧,别拎着了,记得拆的时候要一个人别给别人看到啊。”江澄刚要给聂怀桑哪儿拿出来的塞回哪里,刚才还凑的很近的人已经跑开十几步远了。江澄:“……站住!”聂怀桑停了步子,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说江晚吟啊,你还非塞回给我啊?这些可都是我好不容易收来的珍藏本啊,里面还有一本绝世孤本。要不是看在曾同在姑苏吃苦受罪搞事情的份上,我还不想给你呢。”江澄:“……那边没路了,应该走这边。”聂怀桑:“…呀!真不好意思!麻烦江宗主带路,嘿嘿。”江澄等聂怀桑走过来,犹豫了一下,终是把那包裹放进了乾坤袖,继续给聂宗主当导游。
        等打发了聂怀桑回了房,厉南星外出尚未回返。江澄站在窗前,从袖里取出包裹,他大概能猜到里面装的是什么,盯着看了一会儿,扬扬手就把它往窗前的湖里丢去。扬了又扬,终究还是没脱出手,江澄啧一声,认命的把手收回来,拆开包袱,果然看到了几本书。盯了一会儿,江澄微红着脸打开一本,很快脸色就从微红变成了通红,盯着那香艳的画面,手颤抖着却怎么也使不出劲把书合上,颤半天,翻到了下一页。。。

       

存档(重生1)

羡澄注意

“你去找江晚吟吧。”
蓝湛突然说了这么一句,魏无羡有点不明所以,看向他表达自己的疑惑。
“你喜欢他。”一直都是。。。
魏无羡一脸的不可置信,像是不理解,又像是。。秘密突然被揭穿的恍惚。半晌,他才反应过来开口问道:“你说。。什么?”
“你喜欢江晚吟,你想在他身边。”
魏无羡伸手去摸蓝忘机的额头“蓝湛你没事吧?被夺舍了?不能啊。”
蓝忘机任由他摸着“你近来常常提起他。”
魏无羡收回手“就因为这?我最近也常提起师姐还有温情温宁他们啊。”
“不一样的,或许你自己没察觉,但我能感觉到,你提到他时,眼里隐藏的温柔。”
“蓝湛你。。我。。”魏无羡脑子很混乱,还有些心慌,好像有什么埋的很深的东西就要掩藏不住了。终于,他咧开嘴笑起来,“蓝湛你学坏了,竟然开这种玩笑,今天见我多看了一会儿江澄吃醋了?我只是有些惊讶他怎么也到了这里。我最近的确提他提的多了些,你也知道人在这种时候都喜欢怀念过去嘛,我可是把他当兄弟的。”
蓝湛深深看着他,沉默了一阵,开口“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魏无羡没说,他其实是有些难过的,他和江澄,怎么就弄到了现在这样?
自前些天姑苏清谈会上再见,他便开始越来越多的想起江澄,想起在江家的各种快乐时光,想起年少时一起闯祸一起被罚的他们,想起冷着脸一边嘴上絮絮叨叨骂着嫌弃着一边给自己收拾烂摊子的江澄,想起总让自己欺负的江澄,想起自己受罚时满脸心疼的江澄,想起跪着帮自己求情的江澄,想起对夷陵老祖无可奈何的江澄,想起乱葬岗上的江澄,想起观音庙里捂着伤口捏着拳头泪流满面的江澄。。。
今日见他,他多想像以前那样,去揽住江澄的肩,逗他几句,让他不再绷着脸皱着眉头,他不应该是这样孤单的走着,他的身边应该是有一个人的,那个人曾说会一辈子扶持他。然而不可能了,从他在观音庙对那样坦荡脆弱的江澄无动于衷且与他划清界限时便再不可能了,他只能透过窗口眼睁睁看着他行色匆匆的走过(叫你作←)。罢了,魏无羡想,今生也只能这样了,眼下的事才是最重要的,看一眼蓝湛,闭上眼睡了。